Home > Health Insurance > Detail  
公告欄-會員福利專區
類別: 日期範圍:
 
陶氏觀點─你依然只是魚肉
.類別 : 本會主筆團專欄
.建立日期 : 97/07/15
  .使用權限 : 一般性
.資料來源 : 秘書處
.相關連結 :
.附加檔案:
 
你依然只是魚肉 近日傳出健保局有意將全聯會的審查權削權,將部份審查權拿回,讓人有多此一舉之感。 各位覺得健保審查問題最大之處何在?審查不公,有濃厚的人治色彩。以台北分區委員會為例,明明劉俊言理事長和謝偉明醫師當初有一套統計學設計出來的制度,各項指標只要超出常態分佈曲線,就自動會被列為輔導或追蹤,可是遺憾的是過去台北分區委員會經常不依這套自動的系統,而用人治的方式來討論是否要列為輔導或追蹤,這就讓人有很大上下其手的空間,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,只要你有「有力人士」撐腰,就很容易輕舟已過萬重山,這樣的制度,始終讓人質疑,也是不讓人信任的主要原因。最有名的例子,就是汐止有某家牙科自健保開辦以來,始終是高額診所,老是有人下條子保護這家診所,健保建立在這樣的公平性下,大家是有氣難伸。 因之,健保審查真正的問題,是公平性的問題。如今,這個架構不動,這套制度不動,只是把部分審查權從健保局取回,一樣聘請審查醫師,一樣的制度下,最後一樣會發生審查不公的事情,毫無意義。你能保證,這套新的移轉審查權方式,遇到汐止這家診所,你就真的能大公無私?真的敢動這家後台夠硬的診所?如果不能,移轉了又有什麼意義? 社會的運轉,只有建立在公平的制度下,才有意義,想要建立健保審查的公平性,唯一的方式就是雙盲,類似大學學測考試,審查老師不知道是誰的試卷,考生也不知道是誰來改試卷,一切只有代號,才能大公無私做到真正的公平性。 各位有沒有想想為什麼雙盲措施,始終健保局不願意實施?從衛生署到健保局,真正掌權的都是我們醫師自己,不是外人,換句話說,當初制度的設計,就充滿了私心,有人想要保護自己的診所,和操控別的診所,所以才留一條可以動手腳的尾巴,如今真正的問題沒有改善之前,架構沒變,只是移轉審查權,換批人來審查,有什麼意義? 更何況就算健保局從全聯會移走一部分的審查權,我要請問健保局要聘請審查醫師,是不是也要由懂牙醫師生態的人來聘請審查醫師?這個懂牙醫生態的人,顯然也是我們自己牙醫師,這個人是誰?誰想主控這件事情?誰有這麼大的權力能掌控此事?目的是要削掉全聯會總額主委的部分權力?大家應該好好深思箇中微妙之處。 過去有人利用掌控健保的權力,去Cover某些診所,有人樂於抱人大腿,祈求某些保護傘,當然也有掌控此權的人,因此養了一批狐群狗黨,替他搖旗吶喊,這是人性,我一點也不意外,因為制度決定人性,只是對絕大多數無依無靠的基層牙醫師而言,這樣的事情,士可忍,孰不可忍,可是制度不改,你又能如何? 在我看來,今天的真正關鍵點,不過是從權力的觀點搞削權,只是高層高來高去的奪權過招,有人想從全聯會總額委員會手中,奪取審查醫師的分配權,又因為自主管理是衛生署的既定政策,所以不好一口氣從全聯會手中全部奪回,只能用蠶食政策,一點一點奪回,如果我的判斷無誤,今天健保局奪回1/4審查醫師名額聘任權,或許一年後就是再奪回1/4……,漸進的削弱全聯會總額的健保操控權。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,總統這個職位,為什麼一堆政客汲汲營營的追求?原因很簡單,就是總統是個贏者全拿的位子,只有總統可以擁有絕對的分配權,可以分配五院院長、各部會首長,甚至各部會次長……,這樣的分配權,自然成了操控人的利器。因此從健保開辦10年來看,一樣可以發現誰在牙醫界能主導整個健保審查的分配權,誰就掌握了牙醫界生態,誰就能在牙醫界一言九鼎,當個太上皇,進而操控全聯會的選舉,有人因此操控牙醫界10年,準此,今天搞出這樣的審查權移轉,想必也是我們自己人搞出來的,我要再提醒一次,即使健保局拿回審查醫師的聘任權,健保局要新聘審查醫師,健保局怎麼知道誰適合當審查醫師,誰不適合?是不是最後也是由某牙醫出身的人來掌握分配權?這個人是誰? 如今傳出新聘審查醫師,健保局諮詢中華牙醫學會,請中華牙醫學會提供名單,做更專業的審查,但是所代表的背後意義,就是這位有能力左右健保局移轉審查醫師聘任權的有力人士,手逐漸透過健保局穿透中華牙學會,伸入各專科學會,和各大教學醫院,而不是過去只在全聯會裡操控牙醫界各校友會的龍頭,而是更近一步操控各專科學會和各大教學醫院,這樣的機關算盡,和沉府之深,讓人不寒而慄。外行的看熱鬧,內行的人看門道,各位看出來這齣腥風血雨的奪權大戲沒有?我也好奇中華牙醫學會看出了端倪沒有,如果看出來了,是不是願意讓這位有力人士將來逐漸操控中華牙醫學會?換言之就是讓他真正一統牙醫界的天下? 絕對的權力,造成絕對的腐化,長期的權力,更造成長期的腐化,我們要問,這樣的沉府和算計,對健保審查的公平性,對基層牙醫師有何幫助?準此,健保真正的問題在審查公不公正,不在於專業不專業,健保局根本是沒有對症下藥,甚至健保局也沒打算對症下藥。 誰能當個牙醫界的太上皇,基層牙醫師不太關心此議題,這種奪取健保分配權的遊戲讓人厭煩也厭惡,不過是以權服人,以權奴役人,如果不能以德服人,這樣的權力,並不能真正擄獲別人的尊敬。 基層牙醫師真正在意的是能不能有個安心執業環境,和公平的健保審查制度,這是非常卑微的要求,如果依然是過去的制度,過去的架構,一樣的換湯不換藥,一樣的審查不公,最後的結果基層牙醫師依然只是刀俎下的魚肉。
 
 
 
版權所有  © 2003 社團法人新北市牙醫師公會 All Rights Reserved.
會址: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37號11樓  
電話:(02) 8961-3706 (02) 8961-3708  
傳真:(02) 8961-3715   E-Mail:thda@ms35.hinet.net
湯尼大夫牙醫網